听过”空间风格师”吗?来看看2个商科女孩变空间改造魔法师

11:18 上午 | | No Comment
所谓「空间风格师」,指的是主要以家具、饰品来改造空间。台湾也有两位年轻女孩魏珊及郑宇彤热血创业,不到两年,单季营收已达200万元,一支改造影片更引爆84万人观看,她们如何自学成专业?

近年国外盛行的「空间风格设计」,主打透过家具、装饰来改造空间,弹性高、花费也较一般室内装潢来得低。成军不到两年的Lo-Fi House,正是抱着「为每个人打造喜欢的空间风格」理念而生,两位空间风格师魏珊(左图左)及郑宇彤(左图右),年纪仅25岁和24岁。2017年末,两人各自带着十余万的创业基金成立工作室、2018年3月登记成立公司。不到2年,Facebook已拥有34万名粉丝,单季营收破200万元、公司从3人一路扩编到10人。更特别的是,两人是商学背景出身,完全跳脱本行,靠自学踏入空间风格领域。

魏珊及郑宇彤虽是元智大学管理学院英语专班差一届的学姊与学妹,清秀气质却很相似。差不多的身高、短发,说起话来细声细语,但谈到「空间风格」,话匣子就停不下来。流露对工作自信的同时,也仍保有青春羞涩的笑容,正如她们的年纪,「全公司最老的就是我,25岁!」魏珊笑言。

一支影片暴红,阿滴也找她们改造摄影棚

从两坪的卧室、数十坪的工作室、服装店到近百坪的民宿,都是她们的改造范围。最近刚完成的作品则是网红阿滴的工作室摄影棚。透过一面墙,打造3种复古英伦风拍摄背景,引发网友热烈讨论,这是Lo-Fi House完成的第5个YouTuber改造案例,也是自称「YouTuber边缘人」的魏珊及郑宇彤从没想过的结果。

「当初我们只是想记录工作成果,没想到一夕暴红,引来数十万人观看。」郑宇彤说。这支2018年1月的「5坪小空间大改造,变身原木北欧风」影片上网后,引来不少媒体采访。不过,两人至今的工作重心仍摆在改造空间上,平均一周有3~4组顾客咨询、1个提案、5~8件施工。因为行程满满,行销、财务、管理、影像制作等,皆已交由团队其他人负责。

谈到走入这一行的初衷,其实并非偶然。「我大学毕业后,在家里待了4个月,列清单思考自己的未来,后来留下音乐、设计、家具3个选项,」魏珊说。她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北欧进口家具国贸公司担任采购,一年的经历中,她体认到室内设计公司的重点在于「硬装」,也就是装潢中固定的、不能移动的地板、墙面、门窗、层架等,「在陈设家具、装饰物品部分,只是拍照完就撤走,最后还是局限于客人既有的家具。」这些观察触发了魏珊想出走的心,就在此时,她和大学学妹郑宇彤意外发现,彼此私下同样有对布置、摆设空间的兴趣,国外也有「空间风格师」(Interior Stylist)这一行,开启了两人创业的契机。

大学时代萌生兴趣,学姊妹毕业后联手创业

配图
BEFORE
配图
AFTER

「我在大学时,每个月会买1、2件IKEA单品布置房间!」郑宇彤回想。两人先从身旁朋友的房间开始改造,甚至不收费,只为累积经验值。后来和大学时期参加创业比赛认识的伙伴杨智杰组成营运团队,最终在2018年3月成立公司,开始了Lo-Fi House。

如果说室内设计师是科学家,那空间风格师就是魔术师。

「室内设计师讲究的是精准工法、安全性、具有设计感的装潢工程;空间风格师注重的是生活品味、生活动线规划、颜色质料搭配、家具家饰摆设布置。」这段Lo-Fi House官网的自述,体现在魏珊及郑宇彤的作品中。

只是,非本科系出身,连素描、设计都不会的他们,要如何突破专业的门槛?

第一件事,是常去逛IKEA等家具卖场,观察不同空间风格的陈设。

初期样样自己来,延误工期,学到适时外包

当然这样还不够,两位年轻女孩大学念的是英语专班,英语能力不在话下。「我会一直看YouTube,因为在国外会有许多人按照生活习惯,不定时变换家具摆设、布置,然后po上改造过程,」郑宇彤早从高中就开始大量吸收相关YouTube影音。她解释,国外居家空间宽敞,但室内设计费用昂贵,许多人会自己做风格改造,甚至每季就换一次,即使是素人影片,也有很多灵感可从中撷取。

接着,她们上知名的图片资料库网站Pinterest,用关键字如「阳台+IKEA」、「房间+工业风」等搜寻“mood board”,也就是一张张针对要设计产品以及相关主题的色彩、图片、材质的汇整图卡,进一步思考如何对应到布置色系、家饰。

「我们从复制别人的想法开始,到慢慢学会融合不同的属性,需要时间,」魏珊解释。一开始在Pinterest找到照片,他们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窗帘、地板的材质和色彩,拼出整体空间。

郑宇彤说,在这过程中也遇到数不清的难关。例如,现场发现家具尺寸不合、管线位置有落差。初期,他们想得太天真,连上油漆、铺地板都自己来,结果是「时程上完全来不及。」后来才开始学会把「硬装」,适时交给厂商做。

从犯错到令人惊艳,好评不断,设计费翻7倍

「大概到去年暑假做了20个case后,就比较不怕了,」魏珊说。曾经在初期预算没有沟通好,做完反而赔钱。许多的「做中学」,让两人不断成长,随着作品增加、好评不断,如今她们开出的设计费从一坪350元,提高到一坪3,000元,可以发挥的空间也就更大。

「交屋时,Shan(魏珊英文名)在我家等我,一打开门,房间还放着音乐、点蜡烛,气氛非常好,我后来还跟她要了歌单。」顾客陈惠云把不到3坪的房间,交由Lo-Fi House打造,花30万元把仓库变成卧房,她大力赞赏魏珊的用心。服饰店老板张惠雯则对于细节处的巧思印象深刻:「我希望店面可以让客人拍照、打卡,希望置入LOGO,结果她们用灯光把店名S Studio投射在镜子、木板上,这是我完全没想过的方式。」张惠雯坦言,自己想法很多,但Lo-Fi House有能力依循她的想法往上加,让设计与空间搭配得更巧妙。

至于「提案」一环,两人虽然在大学累积不少简报经验,但画图仍是个障碍。不会画3D设计图的他们,曾经去学电脑绘图软体AutoCad,后来发现若要画出具体空间,家具样式是固定元件,无法呈现真实的材质样貌,干脆使用iPad的手绘功能呈现空间。「第一次这样做,客人反应非常好,后来就持续使用,」郑宇彤说。

工作至今,两人虽然时常忙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还是会抽空去进修,了解趋势、刺激思考。

「创业是要用10年来熬的,我们都有心理准备,」魏珊说。

虽然Lo-Fi House已经赚钱,但两人至今仍只领月薪3万元,就是为了把钱集中投资在公司发展。

Lo-Fi House的招牌逐渐擦亮,包含虹牌油漆、YAMAHA、宜得利、IKEA等品牌,都找上门合作。

「我们创立Lo-Fi House,就是希望它是有温度的,最期待看到的是业主惊喜的表情。」魏珊的心声,和一旁微笑的郑宇彤频率一致。因着能「把兴趣当饭吃」的幸运,走上空间风格的自学之路,但两人丝毫不满足于当下,渴望持续突破的眼神,不言可喻。


发表评论